捧逗网 > 相声大全 > 烧饼 > 德云社烧饼曹鹤阳爆笑相声《故事会》


德云社烧饼曹鹤阳爆笑相声《故事会》

烧饼 曹鹤阳

  • 部分m3u8资源高峰时加载时间可能会达到30秒甚至以上,请耐心等待
扒马褂 报菜名 夜行记 我要幸福 卖估衣 怯拉车 西征梦 文武双全 武训徒 学哑语 数来宝 托妻献子 羊上树 卖吊票 论捧逗 口吐莲花 卖布头 怯大鼓 学电台 你这半辈子 汾河湾 大保镖 五行诗 歪唱太平歌词 绕口令 卖五器 八扇屏


德云社烧饼曹鹤阳爆笑相声《故事会》视频说明:
优酷视频时长12分28秒(含嘉宾互动),CNTV视频时长8分56秒(纯相声表演)。

德云社烧饼曹鹤阳爆笑相声《故事会》完整台词(CNTV版):
烧饼:对于我们演员来说,尤其是我们相声演员。
曹鹤阳:怎么呢?
烧饼:站在舞台上以说为主,那说的是什么呢?绝大部分有故事性。
曹鹤阳:对,毕竟是语言的艺术。
烧饼:对了,而且来说,我们自身来说,没事我这人喜欢什么,没事多看书(look book)。
曹鹤阳:行了,还look book,什么文化水平?你就说你看书就可以了。
烧饼:对,喜欢看,看什么书,爱看故事书。
曹鹤阳:你也就看个故事书。
烧饼:怎么了?我喜欢听故事,我不光爱听,我还爱讲。
曹鹤阳:你什么水平我不知道啊?
烧饼:什么什么水平?
曹鹤阳:你初二都没毕业,你给大伙儿讲故事,你讲的明白吗?
烧饼:这人说话我就不爱听,初二没毕业,谁家初二毕业呀?谁们家初二毕业啊?你上初二毕业了?
曹鹤阳:我不是那意思,我就说你的文化水平在那放着。
烧饼:是我不愿意去吗?
曹鹤阳:那是?
烧饼:老师不让我去了。
曹鹤阳:好。
烧饼:我是多么渴望学习的一个孩子。
曹鹤阳:看来老师不让你去是对的。
烧饼:我的校园。
曹鹤阳:可以。
烧饼:我的同桌。
曹鹤阳:行行,不要瞎说了,行,言归正传,你能讲故事是吧?
烧饼:能讲故事。
曹鹤阳:不提初二的事了。
烧饼:对了。
曹鹤阳:你给我们大伙儿讲一个故事我们听一听。
烧饼:讲一个国外的吧。
曹鹤阳:国外的一般都不长。
烧饼:对对对,国外的。
曹鹤阳:好。
烧饼:国外的这个故事叫一千多个晚上。
曹鹤阳:对,一千多个。
烧饼:也不是很长,三年多,三年多。
曹鹤阳:可以了,行了,我问问您吧,您要不买点儿正版书看一看好不好?
烧饼:怎么了?
曹鹤阳:一千多个晚上,这是什么书?
烧饼:一千多个晚上,你没看过吗?小时候都看过。
曹鹤阳:我就知道有本书叫《一千零一夜》对不对?
烧饼:你装什么呀。
曹鹤阳:怎么了?
烧饼:一千零一个夜是不是一千多个晚上?
曹鹤阳:不是,它没有你这么估算的。
烧饼:是不是,是不是一千多个晚上?
曹鹤阳:是是。
烧饼:是一千整夜吗?是吗?
曹鹤阳:不是。
烧饼:多一个也算一千多个晚上吧?
曹鹤阳:对不起,我错了。对不起。
烧饼:完了呗,完了呗。
曹鹤阳:下面由烧老师为大家讲一个一千多个晚上的故事。
烧饼:给你们讲一个阿拉灯神丁的故事。
曹鹤阳:对。
烧饼:这个阿拉灯啊,阿拉是一个上海人,你知道吗?
曹鹤阳:什么上海人?
烧饼:不是吗?上海人一说阿拉是个老上海。
曹鹤阳:可以了,可以了。不是说外国的故事吗。再说,错了,应该是《阿拉丁神灯》。
烧饼:阿拉丁神丁?
曹鹤阳:阿拉灯神丁,不对。
烧饼:阿拉灯神灯。
曹鹤阳:不对不对。阿拉……
烧饼:阿拉是个老上海。
曹鹤阳:改不过来了我告诉你,你不要捣乱。
烧饼:阿拉甲,阿拉乙,阿拉……
曹鹤阳:闭嘴!阿拉灯神丁!对,我这也不对这个。
烧饼:怎么了?怎么了?
曹鹤阳:阿拉丁神灯,不许改了。
烧饼:《阿拉丁神灯》的故事。
曹鹤阳:对,开始吧。
烧饼:说这个阿拉丁是一个小王子,说有一天他就坐着这个飞毯,飞毯你们见过吗?
曹鹤阳:飞毯?
烧饼:会飞的地毯。
曹鹤阳:这我们都知道。
烧饼:你们信了?
曹鹤阳:不是,人家那……
烧饼:这么好骗吗。
曹鹤阳:不是不是。
烧饼:飞毯就是会飞的地毯。
曹鹤阳:人家里面就是这么写的,人家飞毯会飞。
烧饼:这么神奇的。
曹鹤阳:是,人家是这么讲的。
烧饼:那飞毯有方向盘吗?
曹鹤阳:它不用方向盘,你就抓着头这俩穗儿,你说往哪儿走,它就往哪儿走。
烧饼:俩穗儿?
曹鹤阳:对对。地毯那毛边儿那个穗儿。
烧饼:毛边儿?好好好。 曹鹤阳:对对对了。 烧饼:就是坐着这飞毯绕世界乱飞,也不知道闯不闯红绿灯,咱也不知道。
曹鹤阳:填上没有红绿灯。
烧饼:没有红绿灯?
曹鹤阳:对对对。
烧饼:有没有不明飞行物有没有?
曹鹤阳:那会儿都没有。
烧饼:也都没有。
曹鹤阳:你就讲吧,我求你了。
烧饼:行。
曹鹤阳:你就讲吧。
烧饼:你得有点儿耐心。
曹鹤阳:好,有耐心,有耐心。
烧饼:坐着飞毯,飞着飞着。
曹鹤阳:飞着飞着。
烧饼:就看着一个夜壶,不是。
曹鹤阳:什么?
烧饼:那个叫,叫神灯。
曹鹤阳:这人就出来了。
烧饼:看见一个神灯。
曹鹤阳:神灯。
烧饼:他拿起来,上面都是灰,他擦了擦。
曹鹤阳:怎么着?
烧饼:出来一个灯神,没有腿。
曹鹤阳:神灵嘛。
烧饼:上面那么顸(这里就是粗的意思)下边这么细。
曹鹤阳:废话,那接着壶呢。
烧饼:然后就出来了,开启我这个神灯,我能满足你三个愿望。
曹鹤阳:是这么写的。
烧饼:你现在可以说你的愿望了。阿拉丁一说,你太吓人了。
曹鹤阳:怎么着?
烧饼:你给我回去,好嘞。这个故事讲完了。
曹鹤阳:您能把这本书借给我看看吗?其实都不叫书,是不是三篇儿就写完了,对不对?
烧饼:怎么了?爱听长的?
曹鹤阳:对,不是,你……
烧饼:换一个,换一个。
曹鹤阳:好,换一个。
烧饼:换一个,换一个别的。
曹鹤阳:换一个,换一个。
烧饼:小时候我妈给我讲过的。
曹鹤阳:这个错不了。
烧饼:我也给你讲。
曹鹤阳:可以可以。
烧饼:好好听。
曹鹤阳:行行,好。
烧饼:我给你讲一个白雪公主骑个小矮人的故事。不容易呀,说白雪公主特别……
曹鹤阳:你等等,那个闯红灯了吗?
烧饼:闯什么红灯?
曹鹤阳:什么叫骑个小矮人?
烧饼:我妈是东北的,有口音,骑个。
曹鹤阳:白雪公主……
烧饼:一二三四五六七,七个。
曹鹤阳:不是,你是个演员,咱们要念正字,白雪公主也七个小矮人。
烧饼:我给你说,我妈给我讲的,我妈就是这么给我讲的。
曹鹤阳:这咱没褒贬,你说怎么说,行,骑个。
烧饼:七个,白雪公主七个小矮人的故事。
曹鹤阳:七个七个七个。
烧饼:七个小矮人的故事。
曹鹤阳:七个,好。
烧饼:说白雪公主,为什么叫白雪公主?
曹鹤阳:为什么呀?
烧饼:可白了。
曹鹤阳:不废话吗。
烧饼:孩子,我跟你讲,白得漂白漂白的。
曹鹤阳:这是东北话。
烧饼:白到什么程度?就下雪天都不敢出门。
曹鹤阳:为什么呢?
烧饼:怕扫雪车给扫走啊。
曹鹤阳:行,可以了可以了,那会儿没有……
烧饼:铁锹就给撮了,我跟你说。
曹鹤阳:没有没有。
烧饼:融雪剂都化呀,我跟你说。
曹鹤阳:那会儿没有扫雪车、融雪剂,人只是说怕跳雪窝子里边找不出来。
烧饼:这就白到一定程度了。
曹鹤阳:就特别白,可以这么解释。
烧饼:白雪公主很悲惨。
曹鹤阳:是。
烧饼:生活在一个二婚重组的家庭,她的后妈就是那个皇后,对她特别不好。
曹鹤阳:是。
烧饼:成天就想害她。
曹鹤阳:倒也对。
烧饼:要求自己长得比谁都漂亮。
曹鹤阳:是这么回事。
烧饼:恶狠的毒人!我跟你说,天天对着那个魔镜就问:魔镜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难看的女人?魔镜没有动。
曹鹤阳:废话,有问自己最难看的吗这个。这一章写的不对。
烧饼:怎么呢?
曹鹤阳:应该是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?
烧饼:然后出现了白雪公主的相片。
曹鹤阳:这就对了。
烧饼:特别可气,怎么办呢?一气之下把白雪公主轰出皇宫,在森林里边生活,和七个小矮人出现。
曹鹤阳:这回七个七个,七个出来了。
烧饼:七个小矮人就出现了,他们七个小矮人各个身怀绝技。
曹鹤阳:是吗?
烧饼:老大能吐水。
曹鹤阳:你瞧。
烧饼:老二能吐火,老三能隐身。他们七个小矮人共同的敌人就是白雪公主的后妈,因为她杀了他们的爷爷。
曹鹤阳:合着您这个盗版书还是个合订本的?
烧饼:对呀。
曹鹤阳:两本书订一块儿了是不是?
烧饼:怎么了?
曹鹤阳:只是把这技能的顺序给变了,不对呀,你这个。
烧饼:那怎么了?
曹鹤阳:那个白雪公主那七个小矮人是没有特殊技能的。
烧饼:没有特殊技能吗?
曹鹤阳:没有。
烧饼:那白雪公主她爸爸不是蝎子精吗?
曹鹤阳:哎呀我的妈。不对。
烧饼:就说跟这个七个小矮人吧,每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曹鹤阳:照顾她呀。
烧饼:她的母后就这个,那不是蝎子精,她妈,她后妈……
曹鹤阳:没有蝎子精,没有蛇精,什么精都没有。
烧饼:她妈应该叫什么呢?李桂兰,李桂兰呀……
曹鹤阳:停停。李桂兰是谁?
烧饼:不是李桂兰,王淑芬,王淑芬啊。
曹鹤阳:行,你行,等会儿,你这名都哪来的这个?
烧饼:随便起一个呗。
曹鹤阳:为什么呀?
烧饼:那不是蛇精谁呀?
曹鹤阳:我也不知道谁呀。
烧饼:李桂兰。
曹鹤阳:好,李桂兰。
烧饼:就说呀,她后妈李桂兰就不放心啊。
曹鹤阳:是是。
烧饼:必须得把这个白雪公主给整死,就弄了一个毒苹果。
曹鹤阳:对,有这个环节,毒苹果。
烧饼:让这个白雪公主就吃了,白雪公主这人太善良了。
曹鹤阳:是吗?
烧饼:拿过来没犹豫,吭哧吭哧一口。
曹鹤阳:怎么着?等会儿,吭哧吭哧这不是两口吗?
烧饼:吭哧一口,嚼啊。
曹鹤阳:吭哧,吭哧。
烧饼:对,就这么嚼一口,那还死了呢。
曹鹤阳:对,它有毒这苹果。
烧饼:给毒死了,然后她后妈特别的开心。
曹鹤阳:是。
烧饼:蹦蹦跳跳就回去了,白雪公主沉睡不醒。
曹鹤阳:对对。
烧饼:后来从这经过了一个,一个骑着飞毯的王子。
曹鹤阳:歇会儿,歇会儿,你这不是三本书订一块儿,是不是?
烧饼:怎么了?
曹鹤阳:哪有飞毯,是骑白马。
烧饼:白马。
曹鹤阳:白马呀。
烧饼:换交通工具了。
曹鹤阳:干嘛换,白马。
烧饼:骑白马的王子。
曹鹤阳:是。
烧饼:是一个上海人,他叫阿拉丁。
曹鹤阳:好嘞,他非得出来不可。
烧饼:反正就听说白雪公主在这沉睡,用一个吻去给她唤醒,王子说我来吧。
曹鹤阳:他来。
烧饼:过来一个吻,将白雪公主唤醒了。
曹鹤阳:好事。
烧饼:白雪公主醒了之后特别的开心,指着王子,你吃蒜了吧?
曹鹤阳: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时长:12:28   浏览:次   来源:优酷   更新时间:2019-10-08 22:43:39

上一篇:德云社2019烧饼曹鹤阳字幕相声《黄鹤楼》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精选相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