捧逗网

郭德纲唱戏抢了京剧演员的饭碗?

时间:2022-07-08 00:26编辑:捧逗网阅读:

众所周知,郭德纲先生善用柳活儿。

初见先生用柳儿,如痴如醉,惊为天人。

网上总有人说,郭先生唱什么都是梆子、评剧的味儿。

个人以为,执此言者,非蠢即坏。

郭先生跟李桂春(艺名小达子,京剧老生、武生、梆子演员)学河北梆子。

后来又跟刘炳文(评剧演员)学习评剧。

靳鹤岚的爷爷靳金来老先生,也曾把老郭介绍给自己的好友杨乃文。

(杨先生应该也是梆子演员,我不听梆子对这个曲种不甚了解)。

由此可见,郭先生早年是正经靠着梆子和评剧跑过小班儿,混过饭的。

即便如此,郭先生唱戏,有人说抢了京剧演员的饭碗,先后有两位名家“抨击”。

第一个就是王珮瑜。

她直言不讳,说老郭是票友水平,相声在蹭京剧的热度。

之后,又出现了一位京剧名家李宏图。

他说,郭先生的京剧属于学唱,不够专业京剧演员的水准。

画风一转,又说:

郭德纲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。他吸引了一部分年轻观众到戏院听戏。

关于郭先生的唱功水平。

我特意请教过一位京剧梆子的名票(天津人,与西河名家艳桂荣先生极有渊源,有师承)

这位名票虽然岁数比我小,但是京剧评剧梆子方面人家是正经彩唱登台的。

因为涉及到评剧梆子这几个我不太了解的曲种,所以也和这位哥们盘了盘道,按照他的说法,郭先生的梆子水平和评剧水平,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专业水准。

但是京剧只能算票友水平。

我个人以为这种评价是很中肯的,这里需要讲讲先生在京剧方面的一些说法。

首先说说先生拜了师的麒派。

周信芳先生(麒派创始人,艺名麒麟童)本身幼年成名,最早艺名“七龄童”,后改为麒麟童,嗓子倒仓之后变哑,自成一派,后称麒派。

麒派的特点一是唱腔独特,二是做工细腻(京剧讲究唱念做打,做泛指舞台动作)

郭先生的嗓子没哑,所以他的京剧唱法中既有麒派的方式也有唐派的味道。

所以郭先生唱京剧,其实是很难判断他宗的哪一派。

我个人还是认为,拜赵麟童先生为师,更多是为了给陶阳铺路。

毕竟陶阳不太可能再进体制内的专业院团,所以要给陶阳找一个京剧的门户。

京剧行中票友拜师也不是没有先例,名票下海的例子也不胜枚举,四大须生中言菊朋,奚啸伯都是票友下海,后来自成一派!

郭先生唱京剧不是童子功,不是娃娃腿,我个人倒觉得别有一番滋味,就像先生自己所说,他并非专业,却是职业,因为靠这个正经混过饭吃。

陈少云先生的弟子鲁肃(上海京剧院演员,赵麟童徒孙)对先生的师承,也是认可的。

当然了,其实在京剧圈里,哪怕是对于陈少云先生的唱功也有不少人非议。

于魁智算是不错的演员(也称不上角儿,京剧圈对于角儿的定义非常之高),尚且落了一个“于白水”的诨号,就说他唱戏如白开水一样寡淡没滋味。

曲高寡和,可见一斑!

如果不是京剧票友,相声观众评京剧,恐怕会被京剧票友笑掉大牙。

其次要聊聊先生所讲的南派京剧,先生年初在天津北京唱《六国封相》,《济公活佛》,他自己也说这是南派京剧。

南派京剧也叫海派,或者外江派。

因为舞台表现灵活多样,连行当也分得不甚清楚(例如老生花脸青衣来回串着玩),不像北派京剧这样直工直令,泾渭分明,所以也被很多京剧爱好者诟病。

南派京剧本身就是清末民初的时候,上海一带的艺人对于京剧改良的表达,北派京剧的观众一般认为南派戏就是小班戏,过度追求商业化而有点糟践艺术。

关于这个问题,个人觉得也没有必要咬牙切齿,太传统太正经的京剧对于观众存在一定的门槛,如果把南派京剧作为听戏的入门选择,也未尝不可。

毕竟南派小班戏,更加灵活,更加热闹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可以揉进去(比如贾怀胤的白龙马)

让观众发现原来京剧也可以这么有趣,欣赏水平上来了再去看更加传统的京剧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当年,特殊时期,样板戏的时候,加了很多芭蕾舞,电声,话剧的艺术表达方式,被很多老先生老观众非议。

多少年过去,样板戏也成了现代京剧的经典曲目。北京京剧院排过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上海京剧院排过《王子复仇记》,川剧排过《图兰朵》(具体是哪个团做的,不太清楚,看过全场,很让人喷饭)。

有了前车之鉴,麒麟剧社演点《伽利略》《林则徐》之类的改编戏,在我看来还真不是什么惊世骇俗之举。

总之尽管郭先生的京剧水平还到不了国家一线艺术家的水平。

但是,他能够以一己之力,去吸引原本不看戏的人走进剧场,卖票来反哺这门古老的艺术,不也是京剧之幸吗?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