捧逗网 > 相声大全 > 德云社的那些事 > 烧饼公然与栾云平争夺德云社副总之位,却被无情撤职!


烧饼公然与栾云平争夺德云社副总之位,却被无情撤职!

德云社的那些事
  • 烧饼公然与栾云平争夺德云社副总之位,却被无情撤职!优酷07:45

扒马褂 报菜名 夜行记 我要幸福 卖估衣 怯拉车 西征梦 文武双全 武训徒 学哑语 数来宝 托妻献子 羊上树 卖吊票 论捧逗 口吐莲花 卖布头 怯大鼓 学电台 你这半辈子 汾河湾 大保镖 五行诗 歪唱太平歌词 绕口令 卖五器 八扇屏


前几天德云社的封箱演出,上演了一场儿徒上位的大戏,烧饼与栾云平搭档,前者绞尽脑汁想要当上副总,后者则是一句一个“谦”的彰显自己的地位。这爱徒与儿徒之间的纷争称得上是一场世纪之战,小吵小闹也就算了,五队队长干的好好的,烧饼怎么突然又惦记上副总的位置了呢?烧饼本名朱云峰,2004年13岁的烧饼便开始跟着郭德纲学习相声,可以说是师父看着长大的徒弟,所以被称为儿徒。因为来的早,又有师父的偏爱,所以在栾云平到来之前,据说德云社里所有的师兄弟都听过烧饼的训话。而栾云平自2005年入社学习,06年就拜师郭德纲,因踏实稳重,很快就受到老郭的重用,成了师父的左膀右臂。要知道德云社上下几百人,能在众弟子中脱颖而出,那么快得到师父的认可,还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儿。在封箱演出上,副总给谦大爷上了一课,“有权就是嚣张”。他还表示儿徒千千万,没了烧饼还有陶阳呢,但爱徒就只有他一个,旁边的烧饼早就看不下去了,恨得牙痒痒,直言:“我现在跟我们家二胎胎教就是栾云平不是人我跟你说”。这儿徒跟爱徒都是郭德纲最疼爱的晚辈,本是同根生,又相煎何太急呢。前不久副总发了一条微博:“遍体鳞伤,收工”。烧饼立马一阵嘘寒问暖,甚是关切,没想到栾副总直接回了两个字,“呵呵”。烧饼还是本着脸皮厚到底的态度,回了一串肉麻的话,于是就有网友说,就烧饼还能盼着副总好,这也太绿茶了吧,微博里的相爱相杀,这已经不是爱徒儿徒的第一次纷争了。3月18日,烧饼发了一条微博,痛斥德云社某爱徒私自登台演出,不守规矩,这爱徒一定就是栾云平了。谁知道副总直接在评论区晒了一张截图,称已经与新队长王九龙打过招呼了,没想到一言不合儿徒就被撤职了。不少吃瓜粉丝在评论区留言,栾队真是说着最温柔的话,干着最狠的事儿啊。要说这梁子还是从师父这里结下的呢,因为栾云平对德云社的杰出贡献,老郭对他可是相当偏爱,不仅把德云社大小事宜交给他打点,封他做的地位仅次于师娘的副总,更是逢人便说:“我的爱徒啊栾云平啊”,一回两回不碍事儿,这说多了就让烧某不乐意了。有一次师父照常在台上介绍,马上要介绍到爱徒时,烧饼蹭一下站了出来,抢了栾云平的位置,打这儿起,爱徒与儿徒的恩怨纷争可就开始了。要论着资历,栾云平当年还是烧饼领着进门的呢,去老郭家前,烧饼拍着栾云平肩膀教育道:少说话,多做事。没想到栾云平进门不久,就得到了老郭的宠爱,一举登上副总宝座不说,更是拿了郭德纲唯一一个爱徒的称号,风水轮流转,又轮到栾云平拿着这副总的位子,拍着烧饼肩膀教育他少说话多做事,这让烧饼怎么咽得下这口气?来者不善,栾副总也是逮着机会就去会会烧饼,在《斗笑社》里,前脚郭德纲才任命烧饼为德云社首席运营主管,是仅次于郭德纲,地位在栾云平以上的职务,美的烧饼说:“高低我明天我印个名片,我逮谁给谁发去”。结果后脚栾云平就来问烧饼:“师父让你拿水果了没有”?原来两人都去过郭德纲房间,烧饼抱着coo牌子进,也抱着牌子出来了。栾云平空着手进,临走师父让他随便带两样水果走,这待遇明显就不一样了,手里的coo位置立马不香了。我有水果你没有,真是让烧饼哭笑不得。有一回烧饼的直播间里,师娘在榜四,烧饼直言,“榜四的这位女士,您什么时候也能给我个副总的位子?我希望在我三十岁之前能当上副总”。3月27日,烧饼更是在微博中向栾云平正式发起副总职务挑战,一时间就上了热搜话题榜。德云社大小职务那么多,烧饼为啥专挑栾云平的位子下手呢?在访谈中,烧饼袒露了自己的真心,其实最在乎不是副总这个位置,而是觉得自己三十岁之前应该干出个样来。加上之前与栾副总互掐、互怼,被网友逐渐传成了爱徒、儿徒的世纪之争,这可激起了烧饼满满的胜负欲,才有了想要当副总的想法。按理来说,烧饼来得早,还是郭德纲的儿徒,为啥他没有坐上副总的位置呢?其实看性格就能知道一二,烧饼虽说也有能力带好五队,但他莽撞的行事风格离栾云平的沉稳踏实还差一点,所以谁能当副总,不是师父的一点偏爱就能让你当上的,还得看个人能力。

时长:07:45   浏览:次   来源:优酷   更新时间:2021-06-09 09:46:24

上一篇:李菁当年为何离开德云社?和郭德纲有何恩怨?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精选相声